极速六合_极速六合计划_极速六合走势图_极速六合_首页-彩70

极速六合_极速六合计划_极速六合走势图_极速六合_首页-彩70

苏永善给孩子装备“工具箱”的人

时间:2018-12-10 23:24来源:未知 作者:站长 点击:
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研究所科学素养促进国际中心主任乔恩米勒说:科学素养是一个人必备的基础知识,我通常把科学素养称为一个人的工具箱,这个工具箱里装的都是一些核心概念,

  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研究所科学素养促进国际中心主任乔恩·米勒说:“科学素养是一个人必备的基础知识,我通常把科学素养称为一个人的‘工具箱’,这个工具箱里装的都是一些核心概念,这些核心概念组成了一个人对科学的基本认识。如果一个人掌握了基本的科学知识,在以后的生活中,他就掌握了一种基本工具。”

  去年日本地震后,中国各地掀起了抢盐风,甚至内陆很多从来不吃海盐的地方也疯狂抢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国民缺乏科学教育。

  那么国民的科学素养由谁来负责教育呢?教师具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佛山市禅城区教育局科技教研员苏永善就是一个在省内外教育界非常知名的中小学科技教育专家。

  见苏永善之前,只知他是国际奥林匹克银奖获得者,在他的指导下,佛山产生了“奥林匹克少年”、“英特尔少女”、“佛山第一个保送生”等优秀学生。然而,周末的相遇,却发现他是位古陶瓷方面有很深研究的行家。

  佛山二中一间教室里,两张拼连起来的桌子上摆放着几百块大小、形状、釉色不同的陶瓷碎片,苏永善便在这些瓷片上琢磨,在他的旁边还有不少塑料袋里装着尚未整理、数量惊人的瓷片。看到记者,他并没有讲述在环保方面的成绩,而是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兴趣浓厚地展示他刚制作好的有关古瓷器博物馆藏资料的幻灯片。

  从新石器时代的陶罐讲到汝窑、哥窑,再到清代的官窑,苏永善侃侃而谈,内页中不少与中国顶级古陶瓷专家叶佩兰的合影,以及与广佛一些鉴定专家梁基永、梁秉南熟识的照片,这不得不让人信服他在古瓷器方面研究之深厚。

  今年40岁的他,穿衣极为朴素,看似瘦弱的他,微抬起手臂,便能看到其结实的肌肉。苏永善坦言,除了环保外,他的爱好很多,都小有成绩:曾练过洪拳,可以单手撑地倒立,也曾因为迷上了鼓声,所以拜了位咏春拳前辈习武、学打鼓。

  “因为我出生在农村,所以我对大自然有着特别的好感,所以大学时我选择生物学。”他戏称,母亲怀他9个月时,胎动剧烈,妇检时,医生都要用绳子固定住肚子才行,“可能那时的我,迫不及待地想跳出娘肚,看世界。”他说话时,总皱着眉头,特别是谈到环保,思维转变甚至比其语速更快。

  每个人都有梦想,甚至有些人的梦想对其一生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苏永善说,童年曾有过3个梦想,当治病救人的医生、满足表演欲望的演员、做传授知识的老师。有些人说说而已,苏永善刚工作时,业余时也学过一段时间中医,还给人把脉、开过中药方。“最后我还是放弃了,主要因为我当时教书太棒了,学校的领导也不愿意放我走;而当演员,条件不允许我没办法实现,但我去年自拍自演一部DV片《善守家园》,饰演一名刻苦学习武术,并惩恶扬善的现代侠士,这种方式算是圆了自己演员的梦想,同时把我武术的另一面表现出来。”

  然而读师范学院,当老师,也是他一生得以实现、最开心的梦想,因为这个世界永远非常需要乐于、善于培养人的优秀教师,“把自己所学知识传授给学生,是一种爱的释放,对我而言,更是其乐无比!”

  1994年,苏永善大学毕业后来到佛山,在南海松岗桃园中学做了一名生物老师。他发现,这里看不到像老家那样的山水,有河不能游泳,有树却披满灰尘,天空也灰蒙蒙的,看不到云彩。而且,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周围的环境有些“麻木”。“我想为这个城市做些事情”,这是苏永善最初的想法。他所处的学校地处农村,少年科技教育几乎处于空白。从课外活动入手实践环保,是他的第一步尝试。

  1995年,苏永善在学校成立了“生物与环保”兴趣小组,组织学生开展环保科技和宣传活动,开展了“为了地球上的生命”、“家乡植物知多少”和“保护鸟类”等宣传及调查活动,在全校学生中掀起生态环保热,以前爱掏鸟巢的淘气学生改掉了坏习惯,校园河畔重新鸟语花香。

  很快,苏永善又带着孩子们开展了一个个的生态调查。1997年,苏永善组织学生关注南国桃园鹭鸟栖息区及湖泊水源地,随后向景区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其中包括拆除湖畔烧烤场、建立游客最近警戒网、培植竹树林等建议,这些建议都被采纳。如今,水质清澈,竹林茂盛,鹭鸟的数量也由10年前几千只增加到3万多只。 苏永善也因此看到了努力的方向,通过孩子的环保行动可以带动家庭,从而影响社会,“我在孩子身上看到希望。”

  这些孩子也因此对环保产生了浓厚兴趣,走上一条目标明确的人生道路。郭阳便是其中之一。2005年,佛山二中的郭阳和其他两名同学,在苏永善的指导下对佛山农耕地重金属生化脱毒进行研究。直到现在,世界上还没人真正找到解决重金属污染物频繁迁移的办法。

  通过查阅大量文献,他们发现:重金属元素进入土壤环境,起作用的是其活性部分。“降低重金属污染物的活性,便可以为受污染的土壤‘脱毒’。”于是这群师生开始挑战世界环保难题,在佛山农田湿地收集样本,从清理土壤入手,寻找土壤脱毒的方法。

  几百次试验,无数个日夜,他们成功了!这项实验研究当年不仅获得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还作为中国唯一代表队,赴瑞典参加国际青少年水科技发明大奖赛,获全球唯一的特别奖。而三名学生被免试保送,被复旦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录取,开创了禅城区科技优秀生保送获重点大学录取的先河。

  从研究到参赛,从小小的实验室逐步走向世界的舞台,这一过程让孩子们学到了很多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亲身体会到了科学研究中的酸甜苦辣。

  就在前两天,郭阳通过短信告诉 苏老师,她已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录取,主攻公共环保硕士专业,“一路走来,老师不仅教会我们如何做研究,更身体力行地指引我们如何做人做事。”郭阳说, 从苏老师身上,她学会了科学、公益,这份责任感和驱动力,坚定了她在公益、慈善的路上走下去的决心与信心。

  7年前,从南海桃园中学副校长,到赴禅城区教育局做一名普通的教研员,苏永善做了常人不能想象的决定。“做教研员,年薪比做副校长少了2~3万,但他还是来了”,禅城区教育局副局长曾雄锋回忆起引进苏永善的点滴。

  2004年9月,在佛山市十大优秀教师五区巡回报告会上,曾雄锋第一次见到桃园中学的苏永善。当时曾雄锋正在寻找一个主攻青少年科技教育的人才,遇到苏永善,便开始说服他来禅城教育局工作。

  毕竟,禅城区有105所中小学,这个大平台足以施展他的才华,没多久,苏永善真的来了,放弃副校长的职位,为了事业而来。“与很多教研员不同,苏永善不总呆在办公室,他爱往学校跑,不仅带老师,还亲自带学生。在他身上体现了创新、追求卓越的职业精神,即使在平凡岗位上也可以做出不平凡业绩。” 曾雄锋评价道。

  曾经有人质疑,做优质的科研没有部门、学校的经济支持,比登山还难。但苏永善却说,如果什么都一味地依赖部门、学校,很多事情恐怕不见得能做得好,没钱支持并不代表做不成事。 其实在科研初期,苏永善思索最多的问题还是,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下,只有在保证学生成绩下,才能让素质教育之路走得长远些……

  学校实验室设备太陈旧,苏永善便想办法用最少的钱办事,想办法外借仪器,如果租借费太贵,他就改用相对廉价的仪器代用。他常对学生们说:“先进的设备固然好,但古代的科学家,没有任何先进仪器,不也把研究搞得很好?”他的积极引导,增强了学生的信心。

  前几年,在开展关于生活污水分流的实验中,需要用到价值几万元的检测设备,苏永善想到了指导学生改用科学而传统的水质检测方法,结果,只花几百元就科学地完成了各项检测,项目还获得了国内赛第一名和国际参赛资格。

  为了辅导学生做好实验,苏永善开始苦学心理学、英语等专业。在不外聘专家情况下,他当了一回又一回的“专家”,他辅导的学生一次次成功地站在国际领奖台上。对参加苏老师环保兴趣班的学生而言,获得最直接的好处就是,中考能保送上佛山一中、石门中学,高考能免试进入名校。

  他给周围人最深的印象,除了执着的钻研精神,就是自掏腰包。苏永善的同事潘润芬说,他为了工作,熬夜成了家常便饭,为了搞科研,还把私人电脑搬进了学生的学堂,成为小组学生的活动专用工具;租借各种仪器也常常是自己掏腰包;为了得到家长的支持,小组活动从不收费……

  十多年来,这些费用已经难以计算。但苏永善却显得很平淡,“我的名字里寄托着父母纯朴的愿望,永远善良。也许名字早已决定了我的一生,做一个传授知识的老师,来帮助更多的孩子实现科技的梦想。”

  倘若说,苏永善在青少年科研领域是“前卫”的,那么,他在社会人文科学方面也是出色的。在当今收藏成风、藏家云集的年代,苏永善也是佛山少有的古陶瓷研究的专家。十多年来,他通过田野考察采集或自掏腰包,收藏了上万件古陶瓷,其中整器就达一千多件。

  苏永善筹办的古陶瓷博物馆,将是全国中小学第一家专题博物馆,他将其取名为“知隐”,取自《墨子·非攻》“以往知来,以见知隐”。“如果说科学技术可以长人智慧,开阔创造力,那么让孩子多去博物馆走走,更可以让他们从这些文物中感受历史的存在,只有洞察过去,才能把握住未来。苏永善规划着未来,决心组织更多地区的学生和家长都有机会来这里了解中国陶瓷辉煌的历史。

  佛山藏家黄志伟因收藏认识了苏永善,“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太专注”。第一次到黄志伟的工作室,苏永善一见到如此多的古陶瓷,整个人都陶醉了。“每一件都要和我讨论,这块碎片是什么年代、出自哪里”, 我喊他吃饭,他也听不到”,直到晚上八点半,苏永善才被“赶”回家。

  多年来,他们成为挚友,一起去郊区草地里寻找地下的陶瓷碎片,到了晚上还打着电筒继续找,对于这样一个拼“命”的朋友,黄志伟只得开心地舍“命”陪君子。在黄志伟看来,苏永善真的是一个“狂人”,为了筹办博物馆,将自己的大部分积蓄用来购买古陶瓷碎片。

  苏永善身上似乎有一种强烈的魔力,但凡和他交往的人,都会被他的真诚、执着所打动,跟着他一起去做“傻事”。叶佩兰、高培芝这些国内顶级古陶瓷专家也因此成为苏永善的朋友,他们被苏永善的执着所吸引,不计酬劳地多次前往佛山给予苏永善友情帮助。博物馆将在今年底开馆,下周三,叶佩兰又将飞来佛山,为藏品再进行鉴定。

  在苏永善的脑海中,无论在青少年科研领域,或是在校园建立石头馆、百草园,或是现在的大动作——建博物馆,苏永善都认为,可以花最少的钱,办更多的事,集中最实用的社会资源,让孩子们在校园里获得更广阔的知识,这也是老师的责任。

  有些人曾试问他,凭一人之热情真可以建一所博物馆吗?苏永善却显得很轻松,“有信念,有付出,就一定会成功……”

  苏永善,佛山市禅城区教育局教研室教研员。是广东省青少年科技讲师团导师。他指导学生开展的科研项目,连续多次作为中国唯一入选的环境科研成果,代表国家参加国际青少年科技大赛及国际科技交流活动,连续4次在国际上取得优异成绩,并参加礼同诺贝尔奖的瑞典国王国际水科技奖授奖仪式。获得第七届地球奖、2005年福特汽车环保奖、2005年绿色中国年度人物提名、2006年中华环境奖、2007年中国青年丰田环境保护奖、广东省劳动模范、全国优秀教师、全国优秀科技辅导员等称号、首届“南粤十大环保之星”候选人。

(责任编辑:站长)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